忆龙腾飞电脑商城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推动形成东西南北纵横联动发展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12-13 10:39

    从产业高端化和工业化深化的方向看,我国的工业化是信息化时代以信息化引导工业化、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的工业化,既要符合我国工业化阶段的国情,又要适应发达国家“再工业化”的世界工业化趋势,从而不断提高产业效率,促进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地的资源禀赋、经济条件、文化习惯等差异性较大。这具体表现在市场化改革逐渐松开了传统计划体制对各种资源、要素、组织力量的束缚,激活了它们长期被压抑的能量。通过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培育了大量的市场主体,既包括通过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将国有企业推向市场,也包括在市场中成长起来的大量个体民营企业以及通过开放引入的外资企业。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的蓬勃发展,有利于形成中国产业发展多元混合的动力优势,促进了中国产业快速发展。韩国政府消息界人士11日透露称,韩国外交部正在与行政安全部门就新设立中国局一事进行协商。如果顺利,中国局有望于明年2月正式成立。大白新闻注意到,设立中国局这一提议在韩国政府内部并非首次被提及。去年,韩媒曾报道称,韩国国政企划咨询委员会与韩国外交部有望在韩国外交部设立中国局与日本局。一个大国的产业发展与工业化进程,在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的前提下,还要处理好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这是保证产业合理布局和区域协调发展的必然要求。一方面,中央政府要制定整体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并保证有效实施。近年来,为了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我国逐步形成西部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东部率先的区域发展总体战略。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提出建设“一带一路”倡议和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推动形成东西南北纵横联动发展的新格局。中央政府通过战略实施和体制机制设计,协调各区域产业生产要素配置,促进产业生产要素跨区域的有效合理流动,化解产业资源配置在地区间不平衡、不协调的结构性矛盾,提高产业生产要素空间上的配置效率,拓展产业发展空间。另一方面,还要充分发挥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和创造性。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各地经济发展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被调动起来,各个地区结合自己的具体情况,创造出许多不同的经济发展模式,比如,“珠江三角洲模式”“苏南模式”“温州模式”等,这些模式在启动条件、发动主体、资本形成方面都是不同的,但都促进了当地的工业化进程,进而对全国的工业化进程起到了巨大的带动作用。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坚持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坚持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为产业发展提供了多元的全面协调的动力机制。通过市场化改革的制度创新,培育了丰富、强大的动力源。 韩国前总统李明博与朴槿惠执政时期,韩国外交部也曾试图设立中国局。2017年,中韩关系曾因“萨德”问题一度陷入建交后最大危机,在双方努力下迎来转机。据韩媒此前报道称,韩国国政企划咨询委员会相关人员表示,日后中国对韩国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美国,如果对华外交的力量无法得到提升,将产生重大问题。
  韩外交部拟设中国局:加强对华外交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政府消息界人士11日透露称,韩国外交部正在与行政安全部门就新设立中国局一事进行协商。如果顺利,中国局有望于明年2月正式成立。
  目前,韩国外交部东北亚局设有3个科,1科负责对日外交,2、3科负责对华外交。韩国外交部此前曾多次推动相关进程,希望新设立中国局,但最后因人员和预算不足等原因未能实施。
  2017年,韩方不顾中国反对,执意把萨德反导系统部署在韩国星州基地,引发了中韩矛盾升级。韩联社称,目前韩国内部,要求新设中国局、加强对华外交的呼声持续高涨。而且其他国家也在扩充面对中国的工作机关。韩国外交部预计,如果和有关部门的协商顺利的话,中国局最早有望于明年2月左右正式成立。
  大白新闻注意到,设立中国局这一提议在韩国政府内部并非首次被提及。2017年6月就有韩媒报道称,韩国国政企划咨询委员会与韩国外交部有望在韩国外交部设立中国局与日本局。彼时正值中韩建交25周年,韩国政府此动向被视为是大幅加强对华、对日外交的行为。此外,设立中国局的方案在韩国前两届政府期间就曾有传出。韩国前总统李明博与朴槿惠执政时期,韩国外交部也曾试图设立中国局。
  韩媒此前报道称,倘若中国局得以成功设立,可以理解为文在寅政府重视对华外交,欲加强与中国的对话。韩国国政企划咨询委员会相关人员表示,日后中国对韩国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美国,如果对华外交的力量无法得到提升,将产生重大问题。中韩双边关系缓和应放在当前保护主义、单边主义、逆全球化思潮抬头的背景下来看。作为积极倡导全球化、维护国际市场稳定的重要力量,中韩两国具有诸多共同利益。韩国近年来的经济增长得益于庞大的中国市场;而中国同样也对韩技术产品和市场有所需求,双方在某些产业领域内优势互补。这是当前双边关系缓和的重要因素之一。
  其次,从当前朝鲜半岛局势来看,针对近期朝韩双方持续推进和解和合作的行动,中国政府表示肯定。中国也持续支持半岛双方改善关系,为巩固对话势头、推动半岛无核化和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持续营造良好氛围,这与文在寅政府上台以来所推行的较为温和的对朝政策是一致的。中韩两国均致力于半岛无核化,致力于化解地区紧张局势,创造有利于地区和平与繁荣的外部环境。韩国政府目前所推行的“新北方政策”、“新南方政策”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相契合。两国高层都有意向促进双方在东南亚、南亚等第三方市场展开经济合作。2018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韩国总理李洛渊等出席东方经济论坛中指出,中俄正在积极开展“一带一路”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已经取得重要早期收获。中方愿在这一基础上同各方对接发展战略,加强政策沟通和协调,形成合力,把握合作大方向。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董向荣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称,去年年底以来,中韩双边关系缓和改善,在经济贸易、旅游等领域的合作逐渐升温,是两国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抓住机遇,扩大利益融合,努力推动地区持久和平与共同繁荣的体现。中韩双边关系的恢复与发展,主要应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理解:
  董向荣表示,韩国企业已在东南亚地区深耕数十年,积累了丰富的合作经验;而东南亚是中国推进“一带一路”重大项目合作的重点地区。因此,中韩两国可以在该地区携手合作,在产业园区建设、基础设施、科技创新等领域寻找新的合作机会。这或将成为两国合作的增长点。未来,中韩两国应在共同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基础上,进一步推进半岛的和平与东北亚区域合作,共同应对国际形势的新变化,这关乎中韩间的共同利益。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众多成就中,中国从一个农业国迅速成长为世界第一工业大国、第一制造大国,中国从工业化初期步入工业化后期,无疑是值得大书特书的“浓重一笔”。探寻工业化的“中国方案”,总结经验与智慧,对推动中国产业由大到强、加快建设工业强国,都具有重要意义。
  改革开放40年来,贯穿中国经济的一个重要主题就是工业化。从哲学层面看,我国产业发展和工业化成功的基本经验在于遵循了一个共性和个性相统一的基本原理,具体就是基本遵循了一个大国工业化进程的共性规律,同时又尊重了自己的独特国情背景,而且将二者进行了有效结合。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工业化进程的国情背景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从经济背景看,虽然改革开放之初我国是一个人均收入很低的国家,但由于计划经济体制下重工业优先的发展战略而奠定了一定的工业基础,决定了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产业发展和工业化进程具有很好的起点;从社会背景看,大量的农业人口为工业化提供了“无限供给”的低成本劳动力;从制度背景看,“渐进式”改革战略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对外开放为工业化提供了获得国外先进生产要素(技术、资金等)、利用后发优势的机会。一定的工业基础、巨大的国内市场、“无限供给”的低成本劳动力、相对稳定的环境、后发优势等,构成了我国产业发展和推进工业化进程的“国情背景优势”。但这并不必然导致成功的工业化进程和产业发展,还需要基于工业化的共性规律,制定科学的工业化战略和相关发展政策,而这些战略要点和产业发展政策体系也就构成了产业发展“中国方案”的重要内容,凝结着中国产业发展的智慧和经验。一个大国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迈进,工业化是必由之路。社会环境的稳定是产业持续发展和工业化进程持续推进的基本前提。改革开放以来,我们虽然也遇到了这样和那样的问题与挑战,但总体上采用了“渐进式”改革的方式,始终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稳中求进”为经济发展工作的总基调,努力构建和谐稳定的发展环境,在保证经济运行稳定的基础上,不断深化改革,推动结构调整,促进产业持续成长,从而不断深化工业化进程。当前,我国已经处于工业化后期阶段,需要继续推进产业发展,建设工业强国,而各种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比较突出,我们要进一步处理好改革、发展与稳定的关系,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推动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正确处理市场和政府关系,不断提高产业效率和促进产业迈向中高端,工业化是一系列基要的生产函数由低级向高级的突破性变化或变革过程,核心表现为通过技术创新实现产业效率的不断提升和产业结构的持续高级化。而“创新驱动”的关键就在于,正确处理市场和政府的关系,努力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迄今为止,我国产业发展和工业化进程的成功推进,在很大程度上就得益于我们基于工业化发展阶段,把握产业升级的方向,不断提出合理的产业政策,实现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有效协调,同时,随着工业化发展阶段对产业政策内容、实施方式进行动态调整,有效地促进了技术进步、提高了产业效率和促进了产业结构高级化。
  中韩关系渐回暖,专家:中韩两国具有诸多共同利益2017年,中韩关系曾因“萨德”问题一度陷入建交后最大危机,在双方努力下,于去年底迎来转机。2017年10月31日,两国政府同时发表“关于改善双边关系的沟通结果”。韩方作出关于不追加“萨德”系统、不加入美国反导体系、不发展韩美日三方军事同盟的“三不”表态以及无意损害中方安全利益的表态。同年12月14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提出多项发展双边和多边合作倡议。
  据英媒此前报道称,今年7月赴韩的中国游客超过40万人次,高于去年同期的28万人次。评论称,这表明中韩关系正逐步恢复。韩国国务总理李洛渊此前出席韩媒主办的“2018未来研讨会”时致辞称,感谢中方为实现半岛无核化发挥的建设性作用,并期待今后扮演更有意义的角色。他同时表示,两国关系因“萨德”问题经历坎坷后再次回暖,但仍面临诸多课题。韩方将继续为改善中韩关系作努力。